【城市】夜间公交车师傅眼中的城市渐变

10月13日21:50,夜幕降临,城市褪去白日的喧嚣逐渐变得安静下来。洪兵身穿工作服,戴好口罩,打开车灯,在驾驶位等候发车。   
    洪兵驾驶的公交车是贵阳夜间6路,从火车站发车途经最热闹的城市商区,抵达金阳客车站为终点,每天6趟车,直至凌晨1:00收班,是不少都市夜归人的回家首选。

1.jpg

(夜间6路公交车

洪兵发车时,正是大部分公交线收班之时,夜晚10点的贵阳市区,写字楼的职员刚关电脑下班,补课的同学整理好书包准备回家,乘客们带着掩盖不住的疲惫陆陆续续刷卡上车,空空的车厢不到半小时已经填满了人。坐着的人正靠窗闭眼小憩,站着的人戴着耳机刷朋友圈,车厢人多却不嘈杂。

洪兵说,他跑夜间6路已经11年了,很多上车的乘客都很熟悉,他们多半在钻石广场、大十字、喷水池等商区上班,每天都坐这班车回家。

1.jpg

晚归的人们填满了车厢


“洪师,今天坐车的人有点多勒。”

“洪师,我下车了,你开车注意安全。”

……

驶过热闹的商区,载上等待回家的夜归人,洪兵与认识的乘客们笑着打招呼。

2009年10月,洪兵正式成为一名公交车司机,他跑的第一条线是夜间3路。随着夜间线路增加,洪兵作为班长成为夜间6路公交车司机,一跑就是11年。

“这条线跑了十多年,没有投诉也没有纠纷,还交了不少朋友。”洪兵告诉记者,选择夜间线路是为了方便照顾家庭。

那时,洪兵的父母身体状态非常不好,孩子才读小学,如果自己与妻子都出去上班,孩子和父母就没有人照顾。为了兼顾家庭的责任,他选择坚守在夜班的岗位。

他说从不后悔这个选择,夜班车是很多人深夜回家的一丝温暖,自己很荣幸。

1.jpg

(洪兵正在检查车辆情况


今晚的夜间6路乘客并不多,不少站点都没有人,洪兵依旧一站站靠边停车。每一次停靠,他都会格外注意观察后视镜。“我怕有人跑着来坐车,深更半夜的坐车不容易,我遇到这样的情况都会等一等,谁不想早点回家呢!”在洪兵眼里,作为一名夜班车公交司机特别自豪,能够让忙碌一天的职场人尽快归家,这份深夜温暖就是自己最大的获得感。每天都很晚回家,逢年过节也不意外。

洪兵是车队的班长,每年的除夕他都主动当班。“他们的孩子都小,多陪陪孩子。我每年吃完年夜饭就出来跑车了,喊我在家反而不习惯。”除夕的晚上是他跑过最冷清的一趟车,洪兵记得,某一年的除夕夜晚,30多站路没有一个人上车。他说,我喜欢车上人多的感觉,尽管也是默默开车,总觉得有了烟火气。

夜间6路每天6趟车轮班,洪兵今天要跑两个来回。晚上在家吃过饭,洪兵会在沙发上睡一小觉再出门,为了保障自己和乘客的安全。

在洪兵印象里,他见过这座城市最热闹的夜晚,也体会过最冷清的夜色;他在夜间6路的司机位上,见证沿线高楼大厦一栋栋建起,车轮下的马路围了又扩宽。

1.jpg

临近终点,夜间6路车上乘客寥寥无几


车辆从三桥站驶到头桥站。“这里原来天天堵车,沥青路也没铺,经常发生交通事故。现在周边自建平房已经拆迁了,马路拓宽了,交通事故也很少会发生了。”洪兵说,这条路在老贵阳人的印象里就是“乱”,路窄人多,水泥地湿滑不好走,每天路过都有事故发生,造成拥堵现象。

前些年,全国最大的棚户区改造项目启动,花果园商区随之建立。自建房拆除,居民搬进楼房,沥青双向车道向花果园片区延伸。

“路宽了,就不爱堵车了。夜间6路经过的很多站都有大变化,紫林庵因为修地铁延安路封了好几年,每次走那边都堵车。现在,地铁开通了,人民大道也铺好了,市中心的路况都很畅通。”

1.jpg

大多数乘客选择手机扫码乘车


夜间6路这11年改了4次线,每一次换线都是城市发展更进一步。从邮电大楼延伸到火车站,从老金阳客站到新客站。

洪兵说,原来人们晚上都喜欢凑在喷水池玩,坐车的人特别多,现在贵阳热闹的商区太多了,分散在不同区域。

“最明显的变化是乘车方式,现在跑两趟车钱箱都装不满,大家都扫二维码,也没有再出现站在门口换钱的情况。”